女婿小说

第 70 章(1/2)

  行字。

  “告诉大佬三,多行不义必自毙,小心老子取了他的狗头。”

  “啊!”女生吓得脸sè发白,惨叫一声,连忙把身边癞蛤蟆一样的大佬三给推醒了。

  “小诗,你干啥?”大佬三揉了揉蛤蟆一样的胖眼皮生气问。

  “老大,你看啊,这是我的头发,刚才不知道咋被剪的,手机又有这行字我刚才就打个瞌睡啊,你看是不是闹鬼了”

  大佬三看了看那字,又看了看女人的头发:“不会是你自己剪的吧?”

  “哎呀,你可不能误会我啊我啥时候骗过你啊!”

  “没事儿,不用管!”大佬三翻了个身,继续睡。

  女孩儿却不敢睡了,背对着大佬三,她的pì股对着大佬三那大黑pì股,以前这么睡觉,她总是很有安全感。

  因为自从当了这个大佬三的小三,在学校班级,根本没人敢欺负她了,都知道她认识社会人,都知道她小诗在班级很牛比。

  但今天晚上却不一样。

  小诗虽然打了瞌睡,但她不想睡,她也奇怪,平时都嗨到晚上一两点钟经常事儿的,今天怎么这么想睡觉呢

  不知不觉,她还是合上了眼皮。

  但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又醒过来,这次她感到身边都是碎发,下意识的一摸头发,惊叫起来,这次的声音更是恐怖。

  大佬三直接被喊醒了,回头一看,大佬三吓了一跳,身边啥时候躺着个光pì股的光头女人,过了几秒才相信这个女人就是小诗,本来她是一头秀眉的长发,现在成了秃瓢了,头发被刮的这个干净。

  “你你怎么你……”

  两人随即发现床上用她的口红写的红字:“大佬三,不要打张桂香的主意,不然死……”

  “你……”大佬三摸了摸秃头,一阵汗严。

  这时,已经是秃瓢的小诗撒泼说:“这个张桂香是谁?张桂香是谁?你不是说只爱我一个吗?”

  大佬三开始的时候还恭维几句这个小祖宗,心想这个小嫩妞儿自己还没玩够呢。

  但是毕竟小诗才二十岁,比较任性,又撒泼了几句,大佬三直接一大嘴巴子抽了过去,直接把光pì股小诗从床上抽到了床下。

  “麻痹的!你真以为自己跟我睡觉就牛bī了?张桂香是谁人家比你干净的恨,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个小sāobī跟别人都打过两次胎了,二十岁打过两次胎,还跟我装个pì纯?你真以为自己是处女哪?不满意给老子滚!老子还他妈的不要你了哪!”

  小诗哭泣几声,见大佬三过来还要打她,吓得不敢哭了,唯唯诺诺,反倒给大佬三道歉。

  大佬三不耐烦的挥挥手,以前觉得她长得美,现在看这个小秃瓢没以前美了,让她把床上收拾了,随后大佬三穿了个大裤衩,开始给手下人打电话,又给午夜小区打电话,大骂他们是什么狗pì保安。

  随后,大佬三穿好衣服,带着手下人去了另外一个小三那,这个妞儿是个高中生……

  夜里,高中女生大叫了一声,大佬三醒来一看,女生头发全被剃光了,而且她下面的毛也被刮了一半,看着那么恶心。

  这次只有一个字死。

  “我擦”大佬三大佬三这次傻了,忙去找手下保镖,又去查询监控录像,却没发现一点点痕迹。

  大佬三忙把保镖签退,对着夜空拱手:“对不住,对不住了,请老大放心,张桂香以后我会像对亲妈一样的尊重,我再不怀好心,我就横死街头……”

  发了重誓,大佬三回到大老婆那里,大老婆自然是糟糠之妻了,刚回家,媳妇就问他饿不饿,要给他热饭。

  以前他总是觉得太烦,再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